逸云书院| 磨铁书栈 登录 注册 导航
上一章

第十七章 胡文隽是你哥!

作者:一年前  发布时间:2015-04-15 22:03  字数:3322 

  第十七章胡文隽是你哥!

  海东青,是高山市唯一一家专营野味的酒楼,尤其是招牌菜:跳腿儿,为老熟客所追捧,胡文隽就把聚餐的地点选在了这里。

  甄宝贝下了车就有服务生帮着打开车门,老疤站在门口,如一堵墙一般,往来的客人看见了都是敬而远之,生怕这位长相凶恶的主,看不顺眼要动手。

  甄宝贝走了过去,捏着老疤紧实的胳膊,随着对方走上了楼,三楼最里的包间,翠柳阁。

  一推开门就看见包房里头坐满了人,飘起来的二手烟气充满整个房间,甄宝贝捂着嘴直咳嗦。

  胡文隽见甄宝贝来了,就叫人让开,给自己旁边加了个凳子,让甄宝贝坐过来,同时挥了挥手,手下们都把手里的烟掐灭了,伸出手来乱挥一通,想要把弥漫的烟气拍走。

  “来,介绍一下,你们有的也认识了这位小兄弟,现在重新介绍一下,他叫甄宝贝,是我的小老弟。来,弟弟,给这些哥问个好!”

  甄宝贝站了起来,不懂得太多的道上的礼仪,于是就拱了拱手,端起了一旁的果汁。

  “哥哥们,小弟我懂得不是太多,今个儿人也多,没法一一问好,再加上我年纪小不能饮酒,就用这杯果汁敬哥哥们一杯吧。来,哥哥们,敬你们!”

  甄宝贝一饮而尽,同桌的兄弟成员看着甄宝贝喝的豪迈,也捧起了酒杯重重的碰在一起,酒花被甩出杯子,滴在手上。

  “今天叫你们来,也没啥事儿,咱们吃吃饭,喝喝酒,兄弟们这几天也辛苦了,我做老大的借着今天这个局,谢谢你们,来,敬你们!”

  酒杯里辛辣的高度白酒随着手腕的倾倒动作,流入嘴中,苦涩酥麻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口腔,胡文隽动了动舌头咽下酒水,一条火线行走在食道里。

  酒过三巡就是大吹大擂。

  三五成群的搂在一起,互相讲述着夸大了事实的黑道经历,吹牛成了一种酒后的惯例,当惯例流行起来,变成难以摒弃的习惯,人们就开始为了吹牛的习惯,对吹牛的内容进行攀比,总之就是,你要是挨了一刀,我就是挨了两刀,你要是重伤住院了,那我就是拉到火葬场的途中醒过来,越吹越没边,越侃越离奇,但是借着酒意,这种浮夸的吹牛比赛倒成为了带动气氛的最佳活动。

  甄宝贝被老疤抱住了,粗壮有力的臂膀紧紧锁住了甄宝贝的任何行动,甄宝贝咬着牙忍着老疤激动时抱紧的胳膊带来的挤压疼痛感。

  “甄小子,你可知道,我和胡哥混的时候,那时候还是和东海俱乐部争平和区的地盘,那时候胡哥永远冲在最前边,只要是逃跑了,都是我在收尾,可是老子哪里是那么多人的对手啊,于是就被好几把砍刀刮到后背。”

  老疤咽了咽唾沫,用满是汗毛的手背擦了一下嘴巴,眯着眼睛接着说。

  “你看脸上这条疤痕,当初胡哥带着弟兄们冲进东海俱乐部里头,把谢东海几十个弟兄打趴下后,谢东海偷袭胡哥让我给挡住了,于是老子就挂彩了,后来胡哥让我出气,把谢东海交给我处置,于是我就把谢东海的脸皮撕了下来,你说这么做,是不是比杀了他都狠!”

  老疤边说还边用右手在甄宝贝脸上摸着,那感觉就像甄宝贝替换成了当初受虐的谢东海,而老疤正残忍的剥着脸皮,真是冷到了骨髓里!

  甄宝贝赶紧推了推老疤,想挣脱出来,可是老疤正唠在兴头,那能放甄宝贝离开,用手掌擒住了甄宝贝的锁骨,如铁石般坚硬的手指扣在骨头上,甄宝贝痛的不敢乱动,只能继续坐在老疤身边,受着口水淋面!

  那一头,胡文隽举着酒杯和手下们划着拳,有时候不小心输了就放赖,要重新来过,可是手下哪里答应,掰开了胡文隽大嘴巴,拿起酒瓶子直接插在嘴里,任由酒水灌进胡文隽肚子,这一帮兄弟闹得开心,玩的顺心,总是走心!

  服务生不时地提着酒水走进走出,刚开始还是靓丽的服务员,可这间包房里混蛋们仗着酒醉,大胆的调戏着女孩,老板无奈只好换下男性服务生,可是没想到,这帮畜生,喝醉了之后就连面容清秀的男人都不放过了,揩揩油,直臊得小男生红着脸跑出去,再也不敢回来,最后发展到这间包房没有服务生敢过来,于是作为最高权力中心,胡文隽发下了命令,老爷们儿下楼去搬酒!

  “来来,都消停一会儿,喝高了,差点连正事儿都忘了,都听好喽!”

  胡文隽拍了拍桌子,包间静了下来。

  “今天还有个重要事儿没说呢,你们现在也认识了我的这位小兄弟,甄宝贝。你们也都知道豹子他有个小舅子,叫赵明天,是他们学校的,他俩出过事儿,甄宝贝还被人家打了,听说住了院,而且这个叫赵明天的小兔崽子还净挑事儿,所以呀就打算教训他一下。”

  胡文隽抬起头来,拍了拍甄宝贝肩膀。

  “今天,我想说的是,我打算认甄宝贝为我的弟弟,以后呢我就是他哥,你们该照顾就得照顾。他有事你,们能办的就办,办不了的找我,我帮着办!听见没有!”

  “知道了,不就是大哥的老弟吗,就是大弟,以后咱们的弟弟,别说那个叫赵明天的熊玩意儿,就是鲍天昊,他要敢动咱弟弟,指定也不答应!”

  老疤率先表明的心意,下面的兄弟们也都同意,于是认弟弟仪式就如此简单的完成了。

  “弟弟啊,你以后也别怕事儿,记住喽,胡文隽是你哥!”

  “恩,行哥,谢谢你!”

  胡文隽笑了笑,揉了揉肚子。

  “别着这么客气,咱是哥俩,没必要老是谢来谢去的,记住喽,有事儿找你哥!”

  老疤亲自把甄宝贝送上了计程车,悬浮车平地而起,浮到了十三米的规定轨道上,推动器开动,计程车走开了。

  “胡哥,刚才接到的消息,七爷寿宴改在三天后,咱们准备准备吧!”

  “行,这事儿你就办了,到时候七爷寿宴上,豹子又得找事儿,叫兄弟们注意点!”

  “狗娘养的,鲍天昊这货色就是凭着他妈跟宁爷睡了,才到了今天的地步,胡哥你可是随着宁爷打杀里熬出来的,现在你看,鲍天昊一味的讨好,拍着马屁,再加上他妈吹着枕边风,宁爷真要是变了主意,以后咱们兄弟可就不好过了,要不再也别顾及那些了,该干就得干,免得以后真出点事儿,那多惨啊!”

  “这话啊,你就跟我说说,别传出去,若你所说,鲍天昊听了去,给你按个帽子,你不得遭罪,这铜钱帮是宁爷的,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,咱们没权管!”

  “你也就说说我,咋不去和鲍天昊理论,他能听,所以说,说话的时候,遇到想听的,好好给人家讲,遇到不爱听的就得揪着耳朵,硬塞过去,这就是道!”

  “行了,别说起来没头儿,快去备寿礼吧!”

  假期过得真快,眨眼就是一半!

  甄宝贝嘴里嘟囔着,看着过山车里尖叫的女生们,只觉得胃里搅着酸水儿,想吐却吐不出。

  今天早上曾伟来找甄宝贝去游乐场,还带了班里的几个女生,于是几个人搭车来到了大山区的欢乐谷,一进门,曾伟和小黑就直奔过山车跑去,说什么到游乐场不玩过山车不是好汉,当得知甄宝贝从来没到过游乐场时,大家找到了可以持续一整天的乐趣。

  于是在几位女生的怂恿鼓励下,甄宝贝被曾伟和小黑拉上了征途,第一个弯道甄宝贝就恶心的吐了出来,带着强大惯性的胃液拍在地上,刺激到了几位女生,于是她们的欢呼声更加强烈了。

  地狱里走了一遭的甄宝贝再一次被意犹未尽的曾伟拉上战场,超弹纤维绳被专业细致的绑在了腰间,甄宝贝连做了三次深呼吸,徘徊着脚步,小黑偷偷笑了笑,在安全教练的许可下,呼的一下,把正在做激烈思想斗争的甄宝贝推下了山崖。

  长久悠远的尖叫声代表着甄宝贝惊恐的心情,此时他就想快点的结束噩梦,冲到小黑面前把他一遍又一遍扔下山崖,于是他觉得不怎么恐惧了,接着他开始享受这种极端的刺激!

  当甄宝贝习惯这种极度冒险的惨虐刺激后,他在女生的呐喊声中踏上了跳楼机,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,他要带着曾伟和小黑一起跳楼,作为好基友,要死得一起死!

  这里甄宝贝在欢乐谷里要死要活,那里胡文隽和鲍天昊也在要死要活,区别在于,一个是胡闹的游戏,一个是胡乱的酒局!

  新贵人饭庄,是平和区最大型的综合类高端酒店,作为铜钱帮德高望重的元老,七爷的寿宴被选在这里。当晚,新贵人被包场,几百名身着黑衣的铜钱帮打手立在新贵人的各道出口,防范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危险状况。

  七爷在手下的簇拥下走进了新贵人的大厅,大厅里摆了不下一百桌,老爷子喜欢热闹,于是就有人特意安排了几名歌手在大厅中央的舞台上激情的演唱着。

  “行了,行了,都坐下吧,今天你们能来我很高兴,谢谢你们!”

  胡文隽搬过来松软的沙发椅,扶着七爷坐在了上面,七爷拍了拍胡文隽的胳膊,示意他落座,胡文隽冲着身旁的老疤点了点头,老疤一拍手,站立的黑衣小弟们关紧了门。

  “好了,诸位,今天是七爷七十岁的寿宴,人生七十古来稀,就凭此,咱们就得敬七爷一杯酒!”

  “好”

  大厅里的人都站起身来,举杯示意,胡文隽看了对面的鲍天昊一眼,鲍天昊晃了晃脑袋,指了指酒杯,端起来一饮而尽,胡文隽笑了笑,敲了一下酒杯,也一饮而尽!

  

一年前说:

求互粉,求支持!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
行尸走肉之杀出黎明

我的哥哥,成为了一种未知病毒的第一批受害者,然后他……

作者:第7天
标签:科幻

山海秘闻录

上古传说渐渐模糊,只留下一部山海经,然而它们真的消逝了吗?

作者:仐三
标签:悬疑

道破天穹

他曾经有着独特的逻辑思维,但是却也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……

作者:夏日蝉鸣
标签:玄幻

无限异能:超禁忌游戏

这是一场超越你想象的游戏,五十个人,成为世界未来命运的决定者……

作者:宁航一
标签:悬疑

天墓之禁地迷城

古老的黄河沟,诡异的驼背棺,一块葬玉引出一段神秘的历史。

作者:吴半仙
标签:悬疑

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

在你周围肉眼难以看到的地方,一直存在着一个神秘莫测的组织……

作者:东城白小生
标签:悬疑

隐藏